行业新闻

通知公告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
元代出现“真正意义的瓷上作人物画”
时间:2017/5/9

■元 14世纪中期 青花鬼谷下山图罐 雅昌供图

■明崇祯 青花钱塘梦 故事图盘

■清顺治 青花五彩人物故事觚

■清康熙 五彩人物故事纹棒槌瓶

  在收藏家曾波强工作室中,一件乾隆到嘉庆的粉彩大瓶,吸引了收藏周刊记者的注意,这件绘有正面五爪金龙,采用雕瓷“减地法”与平面彩绘结合的瓷器,描绘了一个人物场景,小孩捧“爵”,瓶装“三戟”,寓意“加官进爵,平升三级”的故事,这正是古代瓷器常见的人物类题材。曾波强介绍:“人们对瓷器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观赏层面,而是有一种传播知识的诉求。”

  ■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

  实习生 梁婉莹

  对瓷器不再停留在釉色器型等观赏层面

  人物题材何时出现在陶瓷器物上,暂无资料可查,但唐代长沙窑已出现“莲花童子图”的陶瓷器却是瓷上人物图案的一例证。虽然这个在陶瓷收藏家朱绍良看来,是“刻画”而并非“瓷上作画”。“元代真正现代意义白瓷的出现,有了青花钴料,才较多地出现瓷上作人物画。”这一点,也得到了陶瓷收藏家曾波强的认同,他更认为:“这跟当时的审美变化有关,人们对瓷器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釉色、器型等观赏层面,而是有一种传播知识的诉求。”

  相信不少人对2005年那件以2.3亿元人民币成交的“鬼谷子下山”元青花大罐依然记忆犹新,这被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形容为“以当天的国际牌价可以买两吨黄金”的青花大罐,正是元代人物故事题材的代表之一。

  这件“鬼谷子下山”元青花大罐描述了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,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这一历史故事。瓷身图中,鬼谷子端坐在一虎一豹拉的车中,身体微微前倾,衣褶纹的疏密曲直变化体现出这一动作,加之面部精细的刻画,显示出其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的自若神态,两名士卒手持长矛于车前开道,一位青年将军纵马而行,手擎书有“鬼谷”二字的战旗,苏代骑马紧随其后。整个画面主次分明,青花设色浓郁,一行人与周围景色构成了一幅大气磅礴而又优美的山水人物画卷。

  据了解,元代青花瓷装饰主要受当时兴盛的戏曲影响,多采用历史题材的人物纹,除了上述“鬼谷子下山”,还有“昭君出塞”“三顾茅庐”“桃园结义”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等。

  明朝时戏剧和神话成为瓷绘主要题材

  明代,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,市民文艺迅速繁荣,小说、戏剧成为文艺的主流。以戏曲故事为题材的图书插画、年画及各种工艺品上的图案盛行。因此,戏剧人物故事和民间神话传说,如《三国演义》《封神演义》《西游记》等, 是这一时期瓷器上最丰富、最主要的题材。

  据研究显示,明末,以陈洪绶为代表的画家参与版画创作。瓷器上的画面又以版画为蓝本, 多以细线双勾, 线条简洁流畅,形象清晰分明。瓷器描绘的戏剧故事画面多以三国戏、水浒戏、隋唐演义等多见,其他还有木兰从军、二十四孝、周处斩蛟等传说故事的图景。

  曾波强也介绍,“瓷器出现名著题材最多的时间是在17世纪晚明至康熙早期,那时候的青花和五彩大量出现了各种故事,比如《西厢记》《牡丹亭》等。这个跟整个社会风尚有关,晚明时朝廷对民间的思想文化传播控制已经弱了很多,民间思想比较自由,且御窑厂窑工散落民间,所以,民窑在晚明获得了很大的发展,质量甚至比万历的官窑还要好。那时候资本主义萌芽,海上走私也有很多,民间对外贸易兴起,因此,为了满足欧洲人对中国的好奇及国内新兴阶层的需求,这些较高质量的瓷器就会被大量地描绘上名著故事。”

  其中,上海博物馆就藏有一件“明崇祯 青花钱塘梦故事图盘”,正是17世纪描绘典故的陶瓷代表之一。这个盘以釉下青花装饰,表现的是苏小小和司马才仲之间爱情的神奇传说。画面中有一带月洞门和回廊的卷棚顶建筑,四周古树参天,山石奇峻,前面湖泊荡漾,后有栏板围绕,屋内一中年男子坐在官帽椅上,正伏案酣睡,案几上放有烛台、花插、册页和酒杯。画面的右侧一青年女子正手持响板而歌,“春风酒一壶,夜月琴三弄。古今罕曾无,试听钱塘梦”。

  盘所描绘的是苏小小和司马才仲的离奇爱情故事。司马槱,字才仲,北宋时期文人,曾在苏东坡的荐举下于秦观幕下为官。年轻时在洛阳曾经梦见一个美人搴帷而歌。问其名,曰:西陵苏小小也,问歌何曲?曰:《黄金缕》。苏小小是南齐时期钱塘的名妓,貌绝青楼,才空士类,当时莫不艳称,后红颜薄命,被葬于西冷之畔,但以后人们却常常看见苏小小出现在西湖边。若干年后,司马才仲前往杭州西湖苏小小墓前拜谒。当天夜晩,梦见苏小小,并与之相爱。三年以后,司马才仲死于杭州并葬于苏小小墓侧。这是一个超越了时空、地域的爱情故事,两者时间上相隔百年,在人鬼之间产生了凄美委婉的爱情,惊天地而泣鬼神。

  陶瓷艺人有意识地把中国画搬上器皿

  任职于江西省陶瓷研究所的余晓霞撰文认为,“五彩是起源于明代,是景德镇首创的釉上彩绘的一种传统瓷,五彩瓷的出现其主要的内动力,是古代陶瓷艺人有意识地把中国画搬上陶瓷器皿的强烈愿望”。

  因此,不难理解,为何在明末清初,人物画题材在瓷器上的反映发展到了顶峰,朱绍良称:“康熙时期五彩的人物确实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,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很多刀马人物,(人物画在瓷器上的反映)确实在康熙时期达到了一个巅峰。”

  曾波强也称:“五彩颜料比较稳定且丰富,彩绘技术成熟,人物题材画得最精的。”他进一步介绍,类似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等反映社会某类诉求的题材在康熙二十年左右以后,便慢慢减少,“清代政权稳定后,康熙需要更多喜庆的、吉祥如意的题材,取而代之的是《郭子仪贺寿》、科举题材《独占鳌头》等”。

  欣赏

  清顺治 青花五彩人物故事觚

  “清顺治 青花五彩人物故事觚”描写的故事来自《史记》的《司马相如列传》,文中虽有“卓文君私奔,相如与之驰归成都,后家贫,复至临邛,尽卖车骑,买酒舍酤酒,令文君当垆,相如身自著犊鼻裈,与庸保杂作,涤器于市中”的记载,但无司马相如桥柱题誓志的著录。

  明中晚期孙柚将司马相如的故事编成传奇《琴心记》,剧中讲述司马相如得到岳父资助在归成都途中遭寇,被洗劫一空,文君又生病卧床不起,不知今后如何,为决狐疑,赴严君平处问卜,过医士王草头家求药,得知夫人之病无碍,其运亦亨,不禁大喜。返家时于升仙桥小歇,家童青囊进言相如莫忘前程,相如当即要家童借取笔砚来,在桥柱上题下:“若今生不乘驷马高车,誓不过此桥。”相如归家后不久果真接到皇帝圣旨,赴京应差,享受豪华。《琴心记》叙述相如桥题誓志时只有其与青囊两人在场,而此觚画面所绘相如于升仙桥题句时旁除家童外,另有卓文君与丫环,此当是戏曲在民间流行后,剧中的细小情节是不断按照人们的喜好加以修改的结果。

  清康熙 五彩人物故事纹棒槌瓶

  “清康熙 五彩人物故事纹棒槌瓶”2011年在北京保利以126万元成交。所谓“青花则取其沈静。五彩则喜其豪宕。”《陶雅》评点康熙五彩更以“奇诡”二字形容,与此器吻合。此康熙棒槌瓶所绘为月下人物听曲,一人击板,一人持戟表演,神情动作均极“豪宕”,旁有夫妻二人赏戏,果馔罗列,美酒佳肴,然乐而忘食,神情专注,故曰康熙五彩“所画人物,每诙诡可怖,怪怪奇奇,千态万状,余不谙戏曲,不能名其妙”。康熙五彩之妙,有待方家细细品味。